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网络 >> 巨人 >> 正文

没有分过手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2019-03-26 04:43:14

文章来源公众号:心之助文 |心之助签约作者张延 卢悦 | 心之助 云云1某个夜晚,好友韩欣突然联系我说,想出来坐坐。直觉告诉

文章来源公众号:心之助

文 |心之助签约作者张延 卢悦

| 心之助 云云

1

某个夜晚,好友韩欣突然联系我说,想出来坐坐。

直觉告诉我,她可能是感情出现了状况。果然,我们约好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刚坐下不久,她就悠悠地告诉我,“延儿,我上礼拜刚离婚了”。

我没做出太惊讶的表情,只是静静地问她,“怎么回事啊,跟我说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惊呼和诧异起不到任何安慰的作用,只能进一步打扰到已经被伤害的情绪。

韩欣与前夫高翔当年相爱相伴的故事,可以单写一本小说,题目就叫做《青梅竹马》或者《两小无猜》,但故事的结局并没有皆大欢喜,因为,高翔变心了。

按照他的原话是,“韩欣,你活得太没有自我了,精神都寄托在我的身上,而我却需要一个可以引领我的女人,一个活得精彩的女人来做的我妻子,所以我无法继续保持对你的爱”。

我们姑且不去声讨高翔在这段感情里的背叛,因为今天文章的重点是探讨如何走出失恋的阴影,以及通过对逝去情感的分析而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在感情中的优缺点,从而扬长避短,在未来的亲密关系中获得真正的幸福。

2

失恋让很多人异常痛苦的原因,除了对生活方式的突变所产生的强烈不适之外,更多是因为失恋初期,我们大都会经历五个痛苦的心理阶段:

否认期—愤怒期—讨价还价期—抑郁期—整合期。

很多人“被分手”后会长期停留在前四个阶段中的某一个阶段中无法自拔,所以会出现分分合合或是不依不饶的剧情

一:否认期

“被分手”的一方往往会在初期出现否认事实的情绪,觉得不可能,不接受。有的人甚至会出现恍惚的感觉,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就会过去。

二:愤怒期

否认期之后人往往会陷入愤怒的情绪。各种反问句在心里像一团火燃烧:为什么不爱我了,是不是爱上别人了,怎么忍心这么伤害我呢,当年的承诺都见鬼去了吗?!我怎么会爱上这一个背信负义的人呢?

三:讨价还价期

愤怒之后意识到自己还是离不开ta,因为被抛弃的感觉太痛苦,又或许因为慢慢回想起当初的甜蜜,于是不甘心,就于是开始讨价还价,“我错了,我哪里不好,我改还不行吗,不要离开我……”。

处于这个时期的人们会开始各种假设,“如果……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了……”。

四、抑郁期

讨价还价无果之后,意识到感情已经终结,无计可施,人会陷入更深层次的哀伤,长期哀伤的结果就是抑郁。抑郁的原因往往来源于挫败感,即,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

五、整合期

这个时期是通往解脱与释怀的关键阶段,分手后能尽快到达这个阶段就意味着失恋初期的痛苦已经基本结束,这一段感情已经可以画上一个句号。

失恋初期的人们就像是失去父母孩子,亲密关系的丧失让他们的身体感到非常不适,对亲密陪伴产生强烈的依恋。否认期和愤怒期当中所表现出来的责怪他人,就如同孩子责怪父母离开自己一样,这是一个向外索求的过程;而幻想式的讨价还价行为,以及随后的抑郁阶段,都是在向内索求的过程,觉得挫败,觉得自己不够好,并对亲密关系的逝去感到深深的恐慌与绝望。

那么,如何顺利走出分手后的心理泥沼?如何积极而科学地看待分手这件事?对于分手这件事的分析结果又会如何正面地影响一个人在下一段亲密关系中的互动模式呢?以下逐一解答。

如何顺利走出分手的心理泥沼?

实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自恋的品质”。

3

分手后或多或少的挫败感是让我们异常痛苦的最主要原因,“我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吗

没有分过手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我被提出分手就表示我是被抛弃的人,那我一定很没吸引力咯?你都不要我了,那以后还会有人要我吗?我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类似的想法会在一定时期内反复出现萦绕在我们脑海里,尤其是女性群体,往往会格外纠结于这些问题,究其原因是由于人类文化中,普遍存在对女性价值的长期压抑和贬低,所导致的女性对其价值的自我否定。

因此,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尤其是女性分手之后需要跨越这段挫败和自我否定的时期,而一个人的自恋品质越高,就往往越容易走出抑郁的状态,所以这是一个非常考验一个人的自恋品质的阶段。

一个人的自恋水平与其在童年时期与养育者之间的互动模式息息相关。一个人在童年时期的成长过程中,只有得到了来自于养育者的充分肯定与关爱,才能有机会发展出一份独立、自信的健全的人格。

拥有这样人格的成年人,才会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能够相对客观地看待自己的优缺点,更不会长期陷入自我否定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可以说,一个人与其原生家庭之间的相处模式,对于其将来的性格特点及人格特质拥有主导性的影响。

4

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如何积极而科学地看待分手这件事?

分手一事已成定局之后,你需要这样客观且积极地看待这件事:经历了这件事,我人生的“短板”才能充分暴露出来,我人生的课题才能真正被展开。

这一点,韩欣就做到了。在经历了异常痛苦的初期阶段之后,她开始努力思索高翔说过的话,并仔细反思自己的这些年。她逐渐意识到自己确实在与高翔的这段感情里迷失了自我,或者说她从小到大就压根没有真正拥有过自我。

这里要从她的原生家庭说起。韩欣的母亲对其管辖欲非常强烈,而父亲很忙,在家庭生活中的存在感几乎为零。母亲对韩欣的教育很严格,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扑在女儿身上。因此韩欣从小在与母亲有意无意识的对抗之中长大,而母亲忘我的抚养让韩欣对自己的原生家庭产生了很大逆反心理,她与母亲的关系总是有些紧张。

对高翔的爱恋,是唯一能让她在青春时期感到美好的事情,也是她当时唯一的“爱好”;而长大之后与高翔的婚姻也是让她感到最幸福的一件事,她觉得自己终于长大了,可以离开家了,不会再受到母亲的严苛管教。

但是现在回忆起来,自己对高翔的爱又有多少成分是真正灵魂契合的吸引呢?在那样一个似懂非懂的年纪爱上高翔,随后的十几年,“爱高翔”成为了一种习惯,一个信仰,一场美好的梦。她爱高翔什么呢?单看高翔的个人条件其实是非常不出众的,但是他是他啊,那个自打她少女时代就爱上的男人,如果有一天离开他,则是对自己整段青春期的否定。

她又有多么了解高翔吗?在她眼里高翔一直是大男人,她需要做好小女人来满足其自尊心,可谁曾想他却是个小男人,需要一个大女人来引领自己。

5

意识到自己在上一段感情中暴露出来的人生短板之后,韩欣重新振作起来,走出低谷,并努力修复自己的“人生短板”。她并没有搬回家与父母同住,而是选择不顾母亲反对地搬进一套新的公寓独自生活,周末定期看望父母

她并没有过度顺从于母亲的情感纠缠,她知道再怎么和母亲解释都没有用,她只需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母亲:我过得很好,不要担心,这是我自己的人生,请你不要过度干涉。她开始加入一些户外运动的俱乐部,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她会经常独自或与朋友结伴出国旅行,开阔视野提高心境;她积极寻找爱好,让自己明亮起来;她定期健身,整个人瘦了二十斤!

当我时隔几个月后又见到韩欣的时候,我当场惊呼,“哇哦,韩欣,你现在超正的!”

她嘿嘿一笑,很轻松也很得意地说道,“是吧,瘦了好看多了!”

谈到高翔的时候她已经平复下来,很客观地说道:“现在看来,离婚这件事对我的人生反而是好事,因为它像是当头一棒敲醒了我,让我找到了自我。和高翔在一起的那些年就像是一场梦,我不是真正的自己,现在梦醒了,我,也找到了。”

我听完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嗯,她准备好下一段感情了。

所有人在爱情关系当中都会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父母与自己的相处模式,以及父母彼此之间的婚姻模式都会对自己与另一半的相处模式带来或多或少的影响。

心理学中的“客体关系”理论就提到了,人类在童年时期,形成的人际关系模型会在成年后,被不断套用在各种人际交往模式之中,人们往往会把对家长的情绪与感情,移情于与他人(尤其是与伴侣)的交往之中。

因此,想要透彻地揭示自己的人生短板,修复自己的人生课题,就要从分析自己的童年开始,从分析自己的父母开始。例如,大多数童年时期缺少父母陪伴,时常感受到孤独的孩子,在成年以后往往会格外渴望朋友和爱人的陪伴,在各类情感关系中会比较缺乏信任感和安全感。

这就是因为父母在孩童时期的陪伴,可以帮助一个孩子建立自我意识、自信、自恋品质,以及对外界起码的信任感。

6

玛丽莲梦露的爱情故事就充分展示了,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的生命轨迹和爱情,有着多么重大的影响。父亲在其未出生之前对家庭的遗弃,后来母亲对自己的不管不顾,以及母亲由于家庭遗传导致的精神问题,都给了玛丽莲梦露一个十分不稳定的坎坷童年。

这也导致了她日后在多段婚姻关系中均无法获得幸福,精神上也愈发脆弱敏感,最后,仅仅三十六岁,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分析自己的不足,接纳自己童年时期的不满,才能够有能力解决恋爱或者婚姻中的冲突问题。知道自己的某些特质是会促进一段关系的,某些特质是会破坏一段关系的,努力调整自己的不足。

但也要清楚,有些童年时期遗留下来的人格问题是解决不干净的,它太根深蒂固,将伴随你的一生。坦诚地接受这一事实,告诉自己的另一半,“这是我改不掉的顽疾,如果你爱我,就请多多包涵。”感情中不光可以如此分析自己,还可以分析你的另一半,从而更好地处理危机,更自主地包容对方的顽疾。人无完人,但需要自知与自省。

分手并不可怕,因为它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伤痛使人成长,催人清醒。在经历了逆境之后,你才有机会把人生过得更清透,就像是有人敲开了你的灵魂,阳光这才终于透了进来。

不要惧怕分手,更不要因为走不出痛苦阶段而把自己圈在一段不适合自己的感情之中,理想的情感关系不是圈住彼此,而应该是照亮彼此。

相关Tags:

帐篷价格
血糖高的危害
围裙加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