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 法律

龙兴万寿禅寺位置位置

2021-03-01 14:20:19

郑州人林文,字正文,早年丧失父母,一直膝下无有妻女。道光年间,他独自一人来到了淮安求学,寄居在了淮安勺湖之畔,在他居住的旁边,就是当年煊赫一时的淮郡名刹——龙兴万寿禅寺。只说这寺院当年以楠木为木料,号称佛大、殿大、僧多,是淮安八大寺之一,如今,却破落得只剩下一座寺塔和几间小殿。

林文一人居住无聊,一日晚间,他独自来到了那破落的寺内,四下里一片阴森森的,时不时的,还能听到老鼠的声音。各种殿宇建筑、神像,不是油漆脱落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快要坍塌,就是爬满了大小诸葛亮,布下了天罗地,落上了厚厚的泥土和灰尘。勺湖的水,成了一潭死水,岸边花木凋零,小路上杂草丛生,到处是衰败萧条的景象。看着萧条衰败的景象,偏生今晚又月朗星稀,他未免长叹了一声。忽然,一阵阴风吹过,从寺内某个昏暗的角落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这个人穿着华丽,梳着双鬓,十四五岁年龄,虽然不是艳妆浓抹,但美貌却超过了一般人,林文朝她看了很久。

到了第二天晚上,林文还是来到了那龙兴寺内,又一次碰到了这个女子,如此数次,每到夜晚,这女子就会守在这里,好像先前有过约定是的。林文开心地问她道:“敢问姐姐,你家住在哪里?为什么天天来到这里?”这女子一听,笑了笑道个万福道:“奴家与郎君自来就是邻居,只是,你不认识罢了。”林文一听,想了想乃半开玩笑地道:“我一个人在客乡寄居,孤寂异常,又没有什么至亲,你能和我陪伴在一起吗?”那女子一听,想也没有想,就高兴地答应了下来,林文留她住在家里,两人尽享云雨之欢,极尽欢爱亲昵。第二天清晨,这女子就不辞而别,至夜又来,如此数月有余。她两个彼此如同夫妻一般,感情非常融洽,恩爱如鱼。一日,林文忽然问起女子的姓名、籍贯,女子回答道:“你已经得到一个漂亮的美女为妇人,何必要多问什么姓名、年龄?”林文一再追问,女子这才回答道:“你看见我穿着一身华丽的红衣了么?你以后就叫我红衣人吧。”至于她的地址,林文始终不知道,她对此也是一问三不知。林文心下未免疑惑,但转眼一想,她可能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女子,指不定因为什么原因,偷偷跑了出来。于是,两人更加感情融洽,彼此不分你我。

忽然有一天晚上,这林文喝醉了酒,就独自一人在家放声高歌,想起那女子的红衣服,竟唱道:“红衣人兮著红衣,久居人间兮不留芳名;平凡秀闺著红色兮礼仪倒置;是小下人兮这般……”唱着唱着,不免笑了起来。这女子在暗处分明听得清楚,面色脸羞愧,好几天晚上没有再来。

等到她再次来林文的住处,林文问她缘故,女子回答道:“我本来想和你白头偕老,谁知道,你将我当作那伺候人的奴婢看待,让我感到十分愧疚,所以,我一连数日不敢侍候在你的身边。如今,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所以,让我告诉你实情吧。我和你本是相识,若不是今日为你的情谊所打动,我是不会来到你这里的。”林文听说乃道:“可有这事?”那女子答道:“我和你之间的实情,说出来该不会为难我吧?实不相瞒,我已经不再是尘世中的人了,但也不是想要你身家性命的鬼。想来也是一切命中注定,你我间的缘分还没有结束的缘故吧。”林文听后,大吃一惊,乃点了点头道:“你能说得详细一点吗?”女子说:“我是前朝万历年间,江南淮安府知府傅希挚家的侍女。我从小喜欢下棋,因为棋下得好,十八岁那年,就被选入傅大人的府上作了侍例如苹果或者戴尔。中国能制造质量很好的产品女。这傅大人喜欢下棋,每每在堂上处理完公务,进到镇淮楼,就喜欢与我下棋,我也比老妇人受宠。那时,你是淮安府署的一个小仆,每次因为要给大人端茶送水,所以能够进得内宅。你那时长得年轻漂亮,我见到你后也从心底喜欢,就把自己从龙兴万寿禅寺挑的一串菩萨像,赠送给你。那时,你也将你的一把桃花扇送给了我,你我彼此很是喜欢。可是,由于这公署内规矩太大,内外防范也十分严密,所以,一直没有相会的机会。后来,我身边的一个侍女,为了讨大人欢喜,加上曾经和我顶了两三句,怀恨在心,就到傅大人那里添油加醋,说你我有失礼法,自定婚姻大事,这傅大人只说:循规蹈矩,乃下人本分,倘使世人都像你等这般,成何体统?说完,就将我给杀了,你被逼迫的投运河自尽了。你现在已经转世为人了,虽然时命不济,到底不比我的名字还在阴司录鬼簿里,也许,这个也是前世夙缘未了,命中注定的缘故吧?”说完,那女子伤心地哭了。林文听后,见此也伤心地哭了起来。过了许久,他才叹了口气,擦干了眼泪道:“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你我也应该是再世姻缘了,彼此就更应该相互怜惜,以补偿前世未了的愿望。”从此,他就留她住了下来,再没有让她回去。

林文素来棋艺很差,那女子就手把手地教他,把下棋的奥秘全部教给了他,那些每每以下棋著称的纨绔子弟,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了。这女子每每说到傅希挚的故事,凡是她亲眼看到,亲耳听说的,她总是记得清清楚楚,讲得也是十分详细。她曾说:“傅希挚是嘉靖四十四年,来淮安做淮安知府,在任知府时,以法号严明、不讲情面著称。等到即将离任,他命衙门里面的衙役清点财物,衙役清点了半天,发现除了一块黑布,再无其他值钱之物。那些衙役们一见,大为惊叹,傅希挚见后,想了想乃道:本官要走了,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送给诸位,这块黑布,你们分去留个纪念吧。说完,就命人将黑布分成了若干,送给了衙门里的公人,送他的人见状,无不感伤。后来,那些人就在这布上画上了大人的头像,供奉在家里面,以供子孙瞻仰。一时,淮郡传为佳话。

他曾经在公堂上公然对自己的公子动刑。只听外面说,这傅大人的儿子,有一天早晨,在外面游玩,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因为见到一个拐子在县市口,好像在卖一个 ,他想也没有想,就下马冲了上去,对那拐子就是两个巴掌,接着,就抛下了一句:我老子是知府,这淮安府谁敢动我?说完,就把那 给抢了。众人不敢对他怎样,可是,事情到底被傅希挚知道了。

傅希挚为了教育儿子,哪里顾得上什么亲情,硬是于事发后的第二天,将儿子拖上了大堂,衙役分列两侧,先是长叹了一声,然后想了想乃道:“为父的素来法令严明,你身为知府的长子,却是这般胡闹,若是先人在天之灵知道了,应该如何看待?为父已经给你配了妻室,可你……”说着说着,不免流下了眼泪。这时,几个衙役见状,想了想乃劝道:“大人,这是你的家事,小人们本来不该过问,令郎就算错误一次,也没有晾出什么后果,依小人们看,教训几句也就算了,何苦定要公堂受审?”这时,那拐子也伏在地上说:“本来是个 ,令郎年少,还是算了,现在的子弟都这样。”傅希挚听后,到底感到震怒,竟忽然拍了下惊堂木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知府家的公子犯了法,就不应该受罚?如此何以服众?来人啊!给本官重打五十大板!”那些衙役们一见大人动怒,又实在没有办法,只好选了大板,对那傅公子就打,这傅希挚转过头去,听到儿子在公堂上的喊声,止不住地在那淌眼泪。打完了,傅公子认罪了,大人审问了几句,由坐在一侧的诏书作了笔录,傅公子也画了押,事情这才作罢。现在想来,这傅希挚大人名垂青史,也是因为大人大公无私、清廉为官、法号严明罢了。可是,清官有时候也不讲人情,这个是命中注定的。”

林文听后,到底歎了句唉,然后说道:“这世界上的一切,大抵都是命中注定的,自古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现在和你相会,难道不是命中注定的吗?”女子听后道:“你说的没有错啊!”林文接着问道:“你的精气,能够在人间留存多久呢?”女子回答道:“三年。气数一旦尽了,就完全散失了。”林文道:“既然如此,那……”没有等他说完,那女子又道:“你既然知道一切都是气运了,我……”说着说着,她两个相拥而泣。

林文根本不相信气运。谁知道,到了三年的期限,那女子果然卧床不起。林文要找人医治,她一口回绝了,说:“我过去就和你说过了,婚姻的盟约,夫妻的情感,到今天就要结束了。”随即拉着林文的手,与他诀别:“我以阴曹地府之体,得以侍候郎君,承蒙你不曾嫌弃,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段漫长而又难忘的时光。前世因为一念之差,我们都陷入了无法预测的祸害中。但是,海枯石烂,这种遗憾难以消除;天荒地老,这种情感难以泯灭。现在有幸能够接续前世的姻缘,履行往世的盟约,整整三年在此,我的愿望已经得到满足。请让我从此与你告别,你不要再想念我了。”

话音刚落,这女子朝林文笑了一笑,接着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再也叫不醒了。林文在极度悲伤之中,亲自备办棺木要入殓她。待到将要埋葬的时候,他对棺木十分轻感到很奇怪。等打开棺木一看,林文惊呆了,只有女子生前的衣服、发卡、耳环、被子等物在里面。林文只好将这些遗物埋在城西南,并在此上修建了座衣冠塚。由于对那女子情深,他从此没有再在迎娶过妇人进门。后来,他看透了红尘,加上当时内忧外患不断,遂和里人出资重修了龙兴寺殿宇和佛塔,并在里面念佛往生了。

共 5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则与龙兴寺有关的有关宿命的凄美爱情故事,充满神奇色彩。虽然有超现实的成分在内,但那个年代有身份的人与普通人之间的阶级矛盾之深重,身份地位对于爱情的制约,难以自由恋爱的痛苦皆可见一斑。命运的身不由己令人唏嘘。而文中的这一位公正严明、铁面无私的清官大人即使名垂青史,却也少了一份通融与成全。林文的痴情却也令人感动。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凌泽风】

1楼文友: 17:09:07 问好文友,很荣幸为您,欢迎来到江山文学。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西安治疗妇科哪家好佳木斯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洛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昆明治疗男科医院哪好成都不孕不育医院昆明不孕不育医院咨询

南宁男科哪家医院好
武威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天津妇科治疗哪家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