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八卦 >> 吴奇隆 >> 正文

这部用手机拍的恐怖片吓傻我

2019-03-26 03:01:39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被人偷偷监视的经历。

毒药君有。

那是个窗户上洒满斑驳阳光的午后。

温暖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睡意渐浓的毒药君趴在桌子上小憩。

突然,斜后方的窗户上出现了一张戴着无框眼镜的脸,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

毒药君吓得一身冷汗,瞬间将身体挺得笔直,面朝前方不敢回头看。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四周一片寂静,连窗外的蝉鸣和鸟叫都齐齐消失。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毒药君的耳边响起:再睡觉就把你家长叫来。

学生时代真是让人怀念啊,连上课睡觉都这么有意思。

不开玩笑,咱们说正经的。前两天毒药君看了部关于跟踪监视的惊悚片,我觉得值得拿出来聊聊。

就是这部——

《失心病狂》

Unsane

主人公索耶是个美国“北漂”,独身一人在离家700公里外的陌生城市工作。

看上去跟其他上班族也没啥区别,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单调生活。客户一个比一个难搞,好色领导时刻想着占自己便宜。

午饭一般就在公园的长椅上解决,顺便还要跟担心自己的老妈视频,说自己一切安好。

偶尔给自己找点乐子,比如去夜店用美版探探约个P。

别以为我们的主人公只是看上去那么普通,作为主角她还真有点故事,这还要从索耶离开家之前说起。

话说索耶大学时曾在一家收容所当义工,平时跟收容所里的老人读读报聊聊天,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

本来是想为和谐社会贡献一份力量,却没成想在这里碰到了一个脑残痴汉。

这个脑残痴汉是收容所一位老人的儿子。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平日里一句话也不说。索耶给老人读报时,就在一旁死死盯着。

老人去世之后,脑残痴汉开始疯狂追求索耶。

一开始还只是送花和短信轰炸。

后来演变到趁着索耶洗澡偷偷潜入房间,在她的床上放一件新裙子,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索耶不堪其扰,寻求性骚扰紧急救援。

然而所谓的救援就是让索耶改变自己所有的生活习惯,比如不能用社交账号;不能在固定的时间上下班;随身携带枪械等等。

▲马特·达蒙惊喜客串

这些措施显然无法有效防止脑残痴汉的跟踪,无奈之下索耶这才远离家乡,在外求职。

但长期的跟踪骚扰给索耶内心留下了心理创伤,为此她去心理咨询中心进行心理治疗。

没想到这次心理治疗给她带来了新的麻烦。

在正常的咨询过程结束之后,她被要求填写一些“无关紧要的表格”。然而这些表格其实是住院协议,被骗的索耶被强制要求住院。

终于反应过来的索耶想要证明自己并没有患病,但工作人员却浑然不理。

后来,索耶在同病房的“病友”口中得知:这家医院经常会将正常人骗进医院,这么做是为了骗取受害者的医疗保险。

索耶尝试报警,但警察只是例行公事查看住院表格,顺便调戏一下护士就拍拍屁股走人。

好在医院只有7天的留院权限,索耶本打算熬过这几天再逃离魔窟,但紧接着又发生了更加恐怖的事:脑残痴汉竟然追了七百公里找到了索耶,而且冒名顶替当上了医院的护工。

索耶彻底崩溃,在医院里歇斯底里地大闹,这些举动使她更像一个精神病人。

打找母亲求助,却导致奔走千里前来救女的母亲也被脑残痴汉杀害,并将母亲的戒指放到索耶的枕头下面。

住院期间为索耶提供帮助的黑人小哥,也被脑残痴汉囚禁杀害。

索耶因为发狂而被院方囚禁到地下室不得脱身,脑残痴汉则通过护工身份的掩护光明正大地接近索耶。

面临如此绝境,索耶却突然开始智商上线。

先是利用脑残痴汉对自己的爱意,唆使他将另外一名女病患绑到地下室

这部用手机拍的恐怖片吓傻我

,并要求脑残痴汉当着自己的面与女病患发生关系。

随后在混乱中掏出女病患随身携带的凶器划伤脑残痴汉,逃出了地下室。

结果还没跑多远就被他再次追上,一棍打晕。

等索耶醒来时,发现自己被装在某辆车的后备箱里,旁边是已经死去的母亲。

关键时刻,索耶的女主能力max,不知道怎么就从里面打开了后备箱,跳车跑路。

脑残痴汉自然是穷追不舍,慌乱中女主崴脚倒地,再次被抓,还被他打折了腿。

得手后的脑残痴汉放松了警惕,躺在索耶身边废话连篇,诉说衷肠。

不出意外,反派基本都是死于话多。

一旁装晕的索耶突然暴起,一刀划破了他的咽喉。

大反派难逃一死,这场闹剧也终于告一段落。

精神病院被曝光骗保和非法拘禁,医院被封,院长也被逮捕。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但索耶的眼前还是经常浮现脑残痴汉的身影,这场噩梦似乎依然没有停止......

精神世界题材的电影一直是大导们创作的重点对象,比如被奉为神作的马丁·斯科塞斯的《禁闭岛》。

这个在幽闭小岛上展开的故事逻辑完整,设计精巧。经典的“最后一分钟”式结尾让观众压抑两个小时的心灵产生一种喷薄式的快感,莱昂纳多的炸裂演技更是让人大呼过瘾。

尽管跟《禁闭岛》比起来还有些差距,但《失心病狂》的创作阵容其实也已经很豪华了。

奥斯卡名导史蒂文·索德伯格加上大热美剧《王冠》的女主角克莱尔·芙伊的组合,绝对够分量。

1989年,26岁的史蒂文·索德伯格就拍出了大师级的作品《性、谎言、录像带》,一举拿下第4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备受瞩目。

▲《性、谎言、录像带》

到了2000年,他执导的《永不妥协》、《毒品络》两部影片创纪录式的双双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

最终凭借后者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这在历届奥斯卡中绝无仅有。

▲《毒品络》

后来他又开创性地打造了全明星阵容电影《十一罗汉》,制定了商业片的全新分账模式。

▲《十一罗汉》

这份履历应该够硬了吧?

这次的《失心病狂》,索德伯格开始另外一种尝试——用Iphone拍摄电影

影片全程是用Iphone7Plus拍摄录制的。这种拍摄方式的优点在影片中展现的十分直观,各种平日里无法完成的刁钻机位拍摄,通过小巧便携的得以顺利完成。

而拍摄的广角镜头又刚好对上悬疑片的胃口,使得整部电影从镜头上看没有任何硬伤。

对摄影师出身的索德伯格来说,拍摄并不是掣肘的部分,更大的问题还是出在故事本身。

眼下以精神疾病为题材的电影,一般会将核心放在精神世界中的问题上。

以前面提到的《禁闭岛》为例,这种将悬疑和惊悚诉诸精神世界的叙事方式,让波云诡谲的剧情能够立足,观众也更容易信服。

幻想的精神世界比科幻题材的创作空间还要更大,想象力没有边界可言。

从这一点上来看,《失心病狂》明显是开了时代的倒车。

前期精神病院的铺垫让观众以为主人公真的存在某种精神问题,转头又将矛盾的中心转移到了现实世界。

当观众发现女主原来不是受迫害妄想症,而是变态确确实实就在身边时,并没有产生预设的所谓“反转”的观感,反而觉得智商受到了愚弄。

为了营造悬疑氛围而删减掉的诸多细节,也让故事本身并不完整,跳跃式的剧情发展无法引导观众投入到故事当中。

以索德伯格的水平,《失心病狂》更像是一次玩票,Iphone拍摄成了唯一的噱头。

不过这部电影放在悬疑片产量较低的今年来说,还是值得一看的,尽管这么说多少有点饥不择食的意思。

就酱~

近 期 热 点

相关Tags: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三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月经量少吃什么中药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