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 易经

麦子黄了位置位置

2021-03-01 14:20:54

麦子开始转黄了。

站在田头的二赖子抽着廉价的香烟,双眼眯缝成了一条线。

“金黄的麦穗笑弯了腰……”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的二赖子还记得课本上的这句话。说得真好,麦子确实在笑啊,笑得撑不住弯下了腰。二赖子不由也笑了。澄黄澄黄连绵的麦地在微风中漾起金色的波浪。有庄稼把式路过,停下脚步,由衷地赞道,这庄稼侍弄得真不错,看来今年有个好收成了。犹如自家孩子受到他人夸赞的父亲,二赖子殷勤地敬了对方一根烟,攀谈上了。

“不知道今年的麦价咋样?要是能保持去年的价,那就已经很不错了。”

“估计不会跌,现在春季种植的面积越来越小,麦子没有增产,价钱就跌不了。”

“那就好,那就好。”二赖子眼里心里都淌着笑意。

从麦子播下地开始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里。

去年一个老乡在外发了财,回村大张旗鼓地盖房子,买家电。听说一年就赚了五万块钱。那可是二赖子一家好几年的收入。说起那人干得营生,二赖子大张得嘴巴半天没合拢——种地。这前山后村的,谁不会土里刨食了。二赖子的名字得益于小时生的瘌痢头,可二赖子手里的活绝不吃全麦馒头也比吃白馒头的速度慢。 此外赖,是村前村后有名的把式。

种地也可以赚大钱?二赖子心动了。挑了一个日子,带了一瓶酒,专程上门讨教。老乡倒也热情,不仅尽倒自己的生意经,还不遗余力地在其中穿针引线。十月份二赖子就在南方的一个小村庄签下了一百二十亩的地承包合同。

秋季作物收过,这块地就归二赖子了。二赖子精心核计着麦种、化肥、人工各种费用。虽说有经验的老乡帮他合计过,最合算的是承包春天这一季。这一季南方大部分地都荒着,那里的人本着荒着也是荒着,捞几个钱是几个钱的心理,承包时可以压下不少价。等到春季作物收上来,手里头就有钱了。夏季作物可小于盈利了。承包上一两年就可以回家盖房子了。老乡给他描绘了一副美丽的蓝图,二赖子却不敢轻松。这一百二十亩地,他可是押上血本的,不光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还背了外债。麦种、肥料都是不小的费用,还有人工。能不请人,二赖子绝不请人,从小在地里干活,这些体力活早已习惯了,想着大儿子的彩礼钱,小儿子的学费,二赖子丝毫不敢懈怠。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作为有经验的庄稼人,二赖子知道必须赶在雨季前把麦子收上来。二赖子已经打问好了收割机,过两天就来收割。

天气的变化却比人翻脸还快。第二天,天忽然就转阴了,并且即刻转成了暴雨。二赖子并不担忧,这样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果然,到了傍晚西边又露出了红霞。但是有经验的二赖子知道这是个讯号,看来今年的雨季比往年来得早。得赶紧收麦子了。催促着婆娘赶紧准备,自己就去找那个割麦师傅了。那个说好的“收割机”竟然临时变了卦,只因别家开了高得多的价,二赖子气得在里直骂娘。只好再找别的人。打问了好几家都不得闲,看来都是些“老庄稼”。这下二赖子着慌了。还没等二赖子找到人,第二场雨又来了,且一下就是三天。天气预报说,今年提前进入梅雨季节。二赖子打着伞心疼地看着那些东倒西歪的麦穗。天气一晴,说什么都要收上来了。然而老天爷就像是跟二赖子开玩笑,刚晴了半天,又下起了连天雨。收割的机器却还是没有着落。今年的收割期正好与苏北农村撞车,连续的雨天,机器都往那边做生意去了。天终于放晴了。二赖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跑到了村长家。村长打着官腔告诉他,有困难村里一定会帮忙的,可是这机器一时半会确实也难找,那些大户都是自己买的设备,这会哪里得空。村长让二赖子再等等,再等等。

人可以等,庄稼不能等啊。看着大片大片倒地的麦子,二赖子老婆哭天抹泪。全部家当都在里面了呀,还有儿子的彩礼、学费。二希望将成功环保措施用法律固定赖子有些急怒攻心,给了老婆一巴掌:“哭,哭顶个屁用。”

天气再次放晴时已过了六月中旬,急红了眼的二赖子在路上拦住了一辆正去赶活的收割机,机器差点从他身上碾过。一个壮实的汉子从驾驶室里出来,二话不说给了二赖子一个嘴巴子:“找死啊,找死也别拖累人哪!”二赖子顾不得疼,陪着笑脸说明了原委。师傅倒也好说话,答应给他先干。到地里一看,师傅不干了:“这样的地,不晾个三天,机器根本爬不动。”

大片的麦子倒下了,许多低洼处尚积着水。不是二赖子没管理,实在是没办法。城镇向农村发展,这里地处近郊,别墅洋房天天在延伸,地势一栋比一栋高,原有的渠道改成了暗道。宽敞的柏油路,显示着这个城镇的新气象,可是不知哪一段淤塞了,暴雨来得急,出得缓,麦地在水里泡得太久。

三天,哪里还用三天,第二天又一场铺天盖地的雨劈头盖脸的涌来。二赖子傻傻地站在地头,任那把黑色的伞倒垂在脚边吹过来刮过去……

雨季终于过去了,毒辣辣的日头显示着夏天的威力。二赖子木然地站在麦地里,仅有几株不曾倒地的麦子孤零零地站在大太阳底下,几只觅食的鸟儿抬头望望二赖子,继续觅食。

很多麦子已长出了长长的麦芽,暴晒后的麦秆在风中发出“簌簌”的声响。二赖子木然地掏出烟,木然地点燃打火机,看着那小小的绿色火苗,二赖子笑了。

在滚滚浓烟下,在冲天大火中,一个男人仰天大笑着……

共 20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用朴实无华的文字,叙说了麦子黄了之后,庄稼人二赖子真实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小说故事贴近生活,看似平常,却真实的勾勒出了庄稼人的质朴情怀。小说结尾似了非了,耐人回味。【:上官竹】

1楼文友: 21:22:04 小说文笔朴实,故事贴近生活,真实感人。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联系:

回复1楼文友: 19:17:25 谢谢!您辛苦了!

兰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张掖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丹媚肠溶片作用效果如何

济南治疗卵巢炎费用湖北治疗白癜风方法济南治疗包皮包茎多少钱

长春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
北京哪家男科医院
重庆皮肤病治疗多少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