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 国学

麦子黄时位置位置

2021-03-01 14:21:03

李家庄的麦子黄了。

二魁和爹晒完最后一捆麦子。爹并往灶屋里煮饭去了。二魁望了望那剩下未割的麦子。一阵风来,麦浪就这样荡来荡去的,惹得人的心也发起慌来。

二魁,没事就来把猪喂了,我忙不过来。爹把话从灶屋里撂了出来。

就来喂。二魁心不在焉的回了句,仍没挪身。此时二魁家的狗宝仔亮开嗓子开始嚷嚷了“哎呀,才几天不见宝仔都不认得亲戚了,真是的!”玉兰妈总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随后,玉兰妈和玉兰一前一后进门来。

二魁说,爹,玉兰和她妈来了。二魁爹在火塘边一只手搭在额头,眼前的皱纹顿时集成几丘田,脸就越发的红了。

二魁爹,有饭吃吗?玉兰妈隔着门就把话送了进来。

二魁爹,挽了挽手袖。答,有,这不正准备宰只鸡嘛。

捉只鸡来。爹吩咐二魁。

玉兰呀我们娘俩真是有口福啊。玉兰妈说着便看了眼玉兰,玉兰只管笑,不语。二魁爹你老也别忙了,随便吃点就行。玉兰妈看着二魁爹在忙着打整鸡,怪不好意思的说。

说什么呢,瞎操心。二魁爹说完并各自忙开了。

鸡肉进锅不久,在三角架上扑哧扑哧的涨开了,玉兰妈盯着火塘说,二魁爹,明天我让玉兰表姐带玉兰上昆明打工去,让她自己挣点嫁妆,好回来和二魁成亲。说完,不再盯着火塘,看着二魁爹。

二魁爹说,这不是农忙时节吗,怎么就让出门了啊?

表姐说这几日她们单位正缺人,单位好、工资待遇又好,过了这几日以后遇不到这么好的机会。玉兰妈没搭讪而玉兰着急着回话了。

“嗯嗯……”,二魁爹清了清嗓门但又未语,把眼睛投向二魁。二魁着实着急了,就问玉兰,真要走吗?

要走,玉兰狠狠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宝仔欢天喜地的啃着骨头,而二魁一家心头有事闷闷不乐,却也只能强颜搭着玉兰妈的话。二魁,你也别急,你就等玉兰一年,过年回来,就把你俩的婚事给办了。玉兰妈乐呵呵的说。

玉兰和玉兰妈要走了,二魁迎上去要送送她们,借机和玉兰说会话,可玉兰妈在门口就推辞了。看着村口消失的手电亮光,二魁才把心思收回。

爹,你说玉兰会不会变心?

不会不会。都说好了,等回来你俩就成亲,正在看鸡头骨卦的二魁爹忙说。

说到这里似乎懂人性的宝仔嚷了两声。要是她真变心我也没法,二魁摸着宝仔的头闷闷的说。

不会的,她妈和我说过,等你俩成了亲,她就过来和我搭火过日子的。那时亲上加亲,双喜临门呢。

就怕她表姐作怪,她要是也爱上大城市,爱上有钱人,到时候不肯回村里来,二魁越说心里越不踏实了。

孩子家别乱说,人各有志,怎么可以拿玉兰和她表姐那些人比呢,玉兰不是那样的人。边看鸡头卦边训斥着二魁,看着卦象是大凶啊,说实话二魁爹言不由衷,这下心里真还没底了。

二魁,明天送送她吧,路远,爹说着塞了一百元钱给二魁。

二魁应了一声并回自个屋了。

摩托车刚停稳,还不及二魁买车票,玉兰表姐早把玉兰拽到正要发车的车上了。留给二魁一肚子的气。

二魁加了二十元的油,狠狠的捏了捏剩下的钱,心想这该死的钱并怏怏的回家里去了。

二魁吧剩余的钱砸在跌面前,转身下地去了。屁股后撂了一句话来,今天不用你下地了,早点煮饭。

午时不管二魁爹怎么叫二魁都不肯回来吃饭。

二魁爹心疼儿子,午饭后便来送饭,搭个帮手,但硬是被二魁给撵了回来。

晚饭时分,二魁拖着累怏怏的身体回来了,此时二魁爹做了二魁最喜欢吃的蒸荞糕,正在灶屋里和玉兰妈搭着话等着二魁回来。

见着二魁,玉兰妈似乎看出点名堂了,甩下一句话便走了。“二魁,你就放心吧,玉兰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我都和她讲明了。她爹去得早,她不敢不听我的话。”

二魁瞅着玉兰妈背影老半天,硬是没吭声。

过年了,打工的人都回来了,包括玉兰她表姐,可硬就是没让二魁等着玉兰。玉兰妈初一串门时给二魁爹带了条88红河,顺便来给二魁舒舒心,说公司在年关有货要赶,玉兰是领班所以没办法回家过年了,望二魁见谅。

隔天,二魁管玉兰表姐要了玉兰的号,但打了七八十回总是不在服务区。二魁的心开始撕裂的疼。

李家庄的麦子又黄了。

二魁和他爹依然在麦田里忙碌着。

玉兰家隔壁的福婶来二魁村串门路过二魁家的地,给他爷俩带来个惊天的消息。

二魁他爹,玉兰回来有没有来看你啊?没等接上话自个又说开了,“人家还是开着车回来的呢,还带着个专职的司机,看上去四十多岁,看着很有钱的样子”。没等二魁反应过来,福婶已走远了。

等回过神来,二魁硬要到玉兰家探个究竟讨个说法,可被爹拦下。只得狠狠的咒了句:又是这该死的钱。

晚饭后,二魁和爹正在琢磨着该不该去玉兰家时,玉兰妈却带着玉兰和“司机”来了。

进屋后88红河、云南干红、汾酒、糖果、补品大兜小兜往桌上堆,玉兰妈便开始说开了,二魁爹你看这是孩子孝敬你的,过年的时候不是没回来成吗,现在回来补程菲:为梦想坚守无怨无悔 展望伦敦一切皆有可能上。

二魁从他们三人进屋就一直盯着那个“司机”和玉兰,她根本没心思听玉兰妈说话,当二魁看到两人无名指上的情侣戒指时,他听到了玻璃掉地的声音,他的心碎了。

二魁爹看着儿子的失落样,忙不迭的搭话,听说玉兰是开车回来的,还带了司机啊,看来玉兰真是出息了,以后我们也跟着沾光。

什么专职司机?玉兰有些不乐意了,被妈扯了下衣襟。

妈,事情都这样了,纸包不住火,你就别隐瞒了。还是我自己来说吧。

玉兰开始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请求二魁原谅她,并希望能接受她的补偿金。话说到这里,二魁狠狠对着玉兰一家人说:“有钱就很了不起吗?别什么都用钱来衡量,我不稀罕你的臭钱,这该死的钱!”说完自个回屋去了。

原来玉兰带回来的人并不是司机,而是她的男人,她们已经登记结婚了,这次回来最主要是来接她妈到城里参加婚礼,并且要在城里长住的。春节那几日没信号是因为他俩随团队到九寨沟旅游去了。

二魁爹将东西推到玉兰妈面前说,你的东西这么好,我没福气享用,还是留给你家的亲戚吧,说着,也不管她们自个回屋了。娃大了,有些事我真还管不了啊,说完叹了口气。似乎还想再说,但被玉兰劝说着也回家去了。

他们走后,二魁竟打筛起他的麦子来,看着那一颗颗金黄色的饱满的麦粒,二魁竟落下泪来带领全镇1600余户群众通过发展大棚生产、蛋鸡养殖等实现了脱贫致富。二是发挥好民兵在社会服务中的模范带头作用。结合我镇实际,“我原本以为做个麦田守望者,就可以收获整季的果实,那么,我想做个爱情的守望者,也可以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麦子黄了又黄,我的爱情依然只是个空壳,最后连壳都碎了、灭了。”

第二天,玉兰妈搬着行李来找二魁爹。我不走了,我来服侍你爷俩。

我没那命,我不需要人服侍。你走吧,老了都得靠儿女。说完二魁爹摸了把眼泪。

你真不留我?玉兰妈哽咽着。

我送你回去,说着二魁爹扛起行李。

二魁看着麦田埂上爹和玉兰妈走远,看着那麦浪在风中就这样荡来荡去的,直看得要将两人荡出麦田似的。

二魁寻思着,下一个麦子黄时,他不再做守望者……

共 26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守望的麦田一季季的丰收;盼望的爱情一天天远去。二魁在家种田,玉兰城里打工,俩人的婚事儿就悄悄黄了。细细想来,又怨不得谁,处对象,不去处,又怎么能成对象呢。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楼文友: 12:07:40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期盼新作!

2楼文友: 19:56: 2 谢谢,老大!

杭州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南昌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马鞍山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沈阳卵巢炎治疗哪家好急性宫颈炎病因病理上海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阳泉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昆明宫颈糜烂治疗费用
昆明专看不孕不育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