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古今文化 >> 盗墓

麻拐子位置位置

2021-03-01 14:20:58

这小镇南边有座疏云桥,疏云桥向南二百米有个江家巷,江家巷深处有一棵粗比碗口的金银花,金银花架下住着一铁匠,这铁匠叫麻拐子。

关于麻拐子,镇子里没人说的清楚他的来历,也没人知道他的姓氏,只知道这麻拐子不仅脸上麻子长得密,腿也拐得很,而且敲得一手好活计,镇上三百来户人家,几乎户户都有麻拐子的手艺品,火钳子,铁铲子,或是茶壶铞子,总之家家都供有麻拐子一二件匠计。东家农具糙了,麻拐子改改锤,西家炊具破了,麻拐子回回炉,日久年深,这镇子似乎一刻也少不得麻拐子。

一天,麻拐子正在炉边烧铁,忽地外面闯进一群人,硬是要他说清自己的来历,要他说清自己所犯的罪。麻拐子一下子傻了眼了,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那天疏云桥东头晒场上挤满了人,麻拐子反捆着手,向侧支开一条残腿跪在批斗台上,而头低到了胸膛里,一群小青年围着他又嚷又叫,让他交代清楚自己的老底,接受人民的审判。麻拐子老泪纵横,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个瘦高个小青年从后背踹了一脚麻拐子,麻拐子身子向前一个前扑,拖着左边的残腿探着脑袋磕在批斗台上,许久也没爬起,而那瘦高个提提嗓子说:“你他妈装什么死,老实说,当年西凉坡土匪孙老三是怎么一回事,你跟他什么关系。”,

当时台下一片喧哗,沸沸扬扬炸开了锅。瘦高个儿上前,又踢了一脚麻拐子,说:“有人说,你跟孙老三是把兄弟,还有人说你就是孙老三。说!是不是!。”

麻拐子哭声凄厉,吱吱唔唔地把头贴在台子上说:“是!是!”边上的其他批斗者扶起他,瘦高个儿紧接又踹了一脚,麻拐子又是一个前倾身磕倒在台上,瘦高个扯着嗓门喊道:“是什么?说清楚,是把兄弟,还是你就以及单阳家庭中已感染艾滋病一方及时接受抗病毒治疗是孙老三。”麻拐子缓缓地挪起身子,望着台下这群他熟悉的面孔,泪流满面地说:“把兄弟,是把兄弟呐。”瘦高个儿双手掐腰嚷道:“有人说你就是孙老三,你说你是他把兄弟,那孙老三呢?”“死了,解放前就死了。”麻拐子边哭边说。

那天的麻拐子在人声鼎沸声的叫骂声中诉说着自己的过去。

民国二十七年过冬那天,俺挑着担子外去做活计,因为家穷,想出去做点生意兑些麦面粉回来做切面,俺们北方习俗,立冬这天吃饺子不冻耳朵,俺们穷人做不起饺子,只能和些面团子擀点切面。那天俺生意好,就趁亮多做了几家,天黑后顶着亮月头回的家。谁知一过土墩墙,俺连呼几声都不见俺女人人回声应俺,且屋子里黑灯瞎火,俺觉得奇怪,就赶紧推门进去,一进门,借着明亮的月光,俺看着满屋子里狼藉一片,俺女人也不知了去向,后来听村里人说了才知道,那天西凉坡土匪孙老三下山劫粮,来到俺们村,在俺家里本想劫上一把,可是俺家家徒四壁,一无可劫,除了俺那把挂在门后的铁锤子(这就是后来给镇子做活计用的锤子),再无其他值钱的东西。而俺跟孙老三结缘,怪就怪在俺女人天生的一副好模样,那天孙老三看上了俺女人,他觉得俺女人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守得这样贫穷的家,若是劫她进山做压寨夫人,将来想必也好生养,就劫走了俺女人!那天晚上,俺取走了挂在俺家屋门后的那把铁锤子,也就进了山。经过一年时间的辗转反侧,俺不仅进了孙老三的山寨,做了孙老三的寨子,而且还跟孙老三做上了把兄弟,这就为后来孙老三的死铺垫好了坦途。第二年过冬,又逢山寨下山“清户”(抢东西)的好日子,那天孙老三没有下山,而是让俺带的队伍!俺觉得这样一来最好,俺可以支开孙老三那些贴身的兄弟,所以就在寨子们下到山脚时,俺说有东西忘带要回去取,交代兄弟们先行,俺随后赶到,这样一来,俺也脱了身。那天俺回到山寨,当时的孙老三正坐在竹椅上晒阳,嘴里哼着《小遗孀上坟》,俺突如其来地一声吼叫惊了孙老三的享受,孙老三尚不知何事,俺取出了插在俺腰杆上的锤子,就是俺从俺家门后取下的那把,指着孙老三说:“孙老三,今天是你的死期!”孙老三起初不以为然,以为玩笑,直到看出俺是认真的,他一下子变得满面惊恐起来,立刻跪倒在俺面前说:“兄弟啊!兄弟反目啊!”俺说:“你干的好事!”孙老三说:大哥我糊涂啊,糊涂啊,就是死你也得要大哥死个清爽啊!“俺说:“呸!俺不是你兄弟,俺就是来杀你的,今天俺就叫你死个清爽!”接着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那孙老三细述了一番,可就在俺说道:“俺等这天已经等得太......”话没讲完,孙老三挺身而起,随手从竹椅前的茶案子底下抽出一把土铳,指着俺的脑门子说:“现在谁死个清爽就不一定了!”接着扣动了扳机,可能是天意教孙老三死吧,让孙老三想之不及的是,那天的土铳子塞了膛,子弹没出枪膛就炸了,枪花乱渐,就在俺脸上烙下一脸麻子,而孙老三呢,被俺随手投出去的锤子抡死在茶案子上,满脸的血水和脑浆!孙老三死了,俺想这回俺应该高兴了,俺可以带着俺的女人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了,可最让俺伤心的偏偏是俺这个被孙老三抢走的人呐,那天她闻声而出,看到残局,随即扑倒在孙老三身上,抚尸痛哭,俺很不解,很悲愤地问她:“你这事干啥,他是土匪,死得其所!”可俺女人却说出了一番让俺气急败坏的话来:“俺知道他是土匪,可土匪咋了,他对俺好就中!”俺听完满心悲愤,流着泪大骂道:“下贱胚子,俺是你男人!”可让俺想不到的是,俺女人却说出了一句让俺动了杀心的话来:“俺知道,孙老三也是俺男人,他恶不恶俺不管,只要他对俺好,俺就跟他!”俺当时就拾起地上的铁锤抡了过去,与此同时俺女人也从怀里拿出了孙老三送她的土铳子,俺女人终究死在了俺的铁锤下,而俺呢,也就推进超临界、超超临界高压钢管国产化华能荆门项目达成合作亿元合作意向。在辽宁五一八厂内燃机配件有限公司就曲轴光坯达成供货意向5000多万元。被俺女人擎起的土铳子打中了左腿,从此落下左腿的残疾。

那天麻拐子从批斗台上带下去,当天晚上就死了,是上吊死在了自家门前的那棵金银花架上,直到今天这镇子上还有许多老人记得他,还有许多老人家里保存着他做的手艺品,也还有许多老人走过拐子的老屋前常念叨说:“麻拐子以前常说,这金银花可以泡茶喝,还可以洗澡。”

共 2 0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的确是一篇传奇小说。战乱年代,麻拐子被山匪掠妻,他巧妙潜入,打入内部,报仇成功,然妻已背叛;动乱年代,麻拐子被老账新算,含羞蒙冤,备受摧残,最终选择了自戕。小说描述的是残忍,是变异,是悲剧,解读的是人性。这人性其实往往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环境改变人,也扭曲人的灵魂,异化人的思想。小说架构很好,先解说麻拐子于镇上人的作用,然后笔锋一抖,讲他的被暴打,再穿插回忆,最后讲麻拐子的死亡。小说语言凝练,疏密得当,主题凝重。欣赏。【:晗夫】

1楼文友:- 1 08:01:06 小说架构合理,小说功底不凡!问好!多多赐稿! 烛照现实,光暖人生;如剑如戟,直刺黑暗!

回复1楼文友:- 1 11:57:45 感谢老师,往多多指教。

合肥治男科医院哪家好江门好医院白癜风广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重庆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石家庄治疗妇科炎症成都治疗早泄的医院

郑州治疗早泄医院
南昌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